潋流光

是一只囤货和围观的小号呢~

看了残页与赞美诗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木末芙蓉花:

虽叫他二少 其实他的眼角眉梢里 从未离了那间见方的小屋 面目模糊的凋敝家具 点煤炉的旧报纸 刚识字那会儿 他蹲着烧一壶水 看到撕了一半沾着漆黑煤渣的头版上写 甘地绝食第六天 绝食是什么意思?他想。他还没吃饭 母亲下午才出门帮工去 不知还有没有冷饭剩菜留给他
对门的老奶奶听着无线电 摸着大腿上打瞌睡的猫眯着眼睛打节拍 一马离了西凉界 后来大姐坐在皮沙发上织毛线 他坐在旁边 递过削好的水果 摆出一个乖巧的表情 跟着唱 青是山呐绿是水 花花世界 半大的小少爷接过自己最大的那一瓣儿 一撇嘴歪头笑 花花世界美得你
咖啡 薄荷茶 木樨花 油光锃亮的头发和皮鞋 笔挺的西装 和修过的白净英俊的面目 他是明家的二少爷 但他见过他们没见过的世界
他是连贯的 完整的 脚踏实地的 哪怕走的 一直是一条逃生路
三十出头 笑起来眼角有几条深深皱纹 里面安歇着过去的困苦惊惧逼仄厄隘 又被当下更为广大深远的苦难缓释 他从那里来 所以他对那里的黝黑蠕动森然无尽了若指掌
他把大哥大姐赠他的情 化作慈悲的眼 在一片漆黑里看见
把小少爷对他的恋 发酵成热烈勇敢的爱 相信一个人 可以成为一盏灯 燃烧出柔软的光 一点点温暖 叫看见的人 再不惧怕无边暗夜

评论

热度(63)

  1. 唯爱AK木末芙蓉花 转载了此文字
  2. 伶人短木末芙蓉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