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流光

是一只囤货和围观的小号呢~

给你的都是最好的。— —我怎么能才看完《地下室》呢

银河工业制造局:

这篇文章我一共看了两遍。


第一遍是按作者的写作顺序来的,先相爱再死亡然后初遇最后追忆。


第二遍是按结构正确的时间顺序来的。看的时节与故事发生的那个盛夏相悖,是东北城市的隆冬,前一天刚下过暴雪,从窗子望出去就是无声也无垠的茫茫一片,这片白色幕布就变成了绝佳的放映平台,让地下室里发生过的一切层叠显影。


我太浅薄,没有读过很多书,不敢对作者强大灵动的叙事和行文妄加谬言,只能说些乏味的车轱辘话,讲讲我对这个故事的理解。


先说萧景琰。


也许是胡八一一角个性太过鲜活丰满,文中的萧景琰形象较之略略单薄一些,好在作者笔力深厚且对人物的把握始终自如,才能将他们的一场爱情进行得势均力敌,甚至在最庸俗不堪的环境下演绎了一丝动魄惊心出来。


我一开始想不明白为什么是胡靖,通览全文后才知晓,这个深受家族身世束缚,执拗到旁人无法理解,最后又被孤身抛于世上的男人和这个名字的契合度有多高。


结局于他何其残忍,可他又何其不屈,在被剥夺了爱情和自由之后依旧活下来,甚至活到了等来一句迟到十年的告白的那一天。


我总忍不住要想他在那间隔绝一切的牢笼里的样子。他会在被时间带走爱人留下来的最后一点痕迹之后出于想念,而昼夜不分的做关于他的梦吗?还是因为不敢想念他,终而梦也梦不到他。


这真让人绝望。


再说胡八一。


胡八一啊,是个可恶又可爱的平凡角色,法制观念淡薄,市侩而油滑,每天只是为了活着就要全力以赴,好像路过每个城市的城中村和棚户区,里面都能钻出几个这样的胡八一来。


只是文中的这一个多了幅漂亮皮相,还有一身充满悲剧意味的个人英雄主义色彩。


说回题目的那句话上,给你的都是最好的。这是我对于胡八一为爱人带来的一切,非常粗浅又直观的一点理解。你看,他是怎样从长满伤口的手心里小心掬了一捧鲜花出来,献宝似的送到自己的爱人面前。这宝是辣椒精勾兑的麻小,是车座改装的床垫,是断了反光镜的二手电驴,是一帧祈年殿前的速成照片,是修不好的老旧灯管,是吃不下的油腻烙饼,是他掐在他每个痒处上的十字花,是一只按键像蝴蝶展翅的直板手机,也是他每一次喷薄在他体内的漫长高潮。


我不知道这个独属于萧景琰一人的英雄辞世时在想些什么,大概是断然不会料到自己要落到沦为鱼虾饵料的地步。他这种人对死于非命一事可能也是意料内吧,所以在被军刺捅穿了肚子的时候,只以为是某次茬架里的仇家寻仇,和那个他全心保护的人并无半分瓜葛。我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最后说故事。


掺杂着真实生活地标,再烙印上鲜明时代印记的文学作品所能产生的冲击力真的太可怕了。储子营胡同天坛公园太平桥洞友谊医院,GP4诺基亚8250都宝红梅黄果树牡丹,还有爱的初体验和new boy。你看这些哪样不是在提醒着,千禧年的四九城曾经有两个潦倒又坚韧的灵魂,在生活施舍给他们的逼仄角落里灵肉相拥、抵死缠绵的存在着。


虽说每个人都是向死而生吧,可他们之间加于对方的渴求之情似乎也都染上了浓烈的死亡色彩。比如萧景琰看着胡八一雕塑般俊朗的一张脸,会想到把这颗头看下来摆在床头不眨眼的端详;比如胡八一在爱极萧景琰的某一瞬间会想要将人揉碎了用针管打进自己的血脉里;比如那场衔尾蛇式的xing爱里,胡八一说你看我们就像连体婴,脐带都叼在嘴里,谁咬一口就是死。没想到一语成谶,他就真的被萧景琰这场横生的恋情溺成了无名湖底的一方淤泥。


文章里暗含这些让我爱极的隐喻之处还有很多。比如麻小一节的收尾处一句“那层油腻腻的帘子掀起来,就是他最好的夏天”;比如那把总是要被丢下的钥匙;比如他们去往地下室时是胡八一步履稳健背了赤身裸脚一时兴起要跟他走的萧景琰,再回到地下室时就变成萧景琰摇摇晃晃背着给人捅成了个血葫芦的胡八一。


还有萧景琰初到地下室时背的那几句课文,语出朱自清先生的《匆匆》一文。


如果说被桩桩暗线促成的胡八一之死是必然,带给我的冲击还不至于全然灭顶,后来的那句生日快乐就变成了轻飘飘击垮人心的最后一根稻草,然后我抖着手去查《匆匆》的全文,看到最后一句“你聪明的,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之后就彻底愣住,也哭不出来,脑袋里铺天盖地都是三十二岁就已霜染两鬓的萧景琰孤身站在一扇手中钥匙打不开的门前,在足以致幻的滂沱泪意里看到他的爱人走向了他,然后抱紧他。


可他们已经永远的失去了那间地下室啊。



评论

热度(81)

  1. zzzzzz银河工业制造局 转载了此文字
  2. 爱围观的ssica银河工业制造局 转载了此文字
  3. 影迷朋友王可爱潋流光 转载了此文字
  4. 受粉楼苏银河工业制造局 转载了此文字
    看的好想哭
  5. 潋流光银河工业制造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