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流光

是一只囤货和围观的小号呢~

穆穆惊了东南:

战旗上信仰的姓氏不复招展,它被平静地揉进某一页史书,再被人提起时,也无非是历史长河奔腾过的一处小波澜。
后人须从这寥寥数语中读一番气魄,读所有未酬的壮志和不渝的信念。
可这野云万里无城郭,万古亡魂无可归处。于漫天黄沙中沦为白骨,再吹成尘埃。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万骨身后尚有多少花前月下的平凡故事。
他们不会再想起千里外的故乡,和那故乡灯下素手焚香的姑娘。

评论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