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流光

是一只囤货和围观的小号呢~

我说我不去长安。

穆穆惊了东南:

编个故事。
有人问我,长安和太阳哪个远。
我说长安远,你知道的嘛,举目见日,不见长安。
那个人不死心,又补充了一句,可是你喜欢的人在长安诶。
我点点头。哦,那更远了。

长安是秋风吹了渭水还是春雨软了灞柳,我听人说起,我看不到。
我听人说起盛世长安,我看她们遣词造句写一个光怪陆离的长安给我看,悲欢离合千万种,她们说,你看啊,就是这样的,长安就是这样的,你喜欢的人在那里过得很好。
有一天她们告诉我,长安城打仗啦,我说不对啊,你们不是说长安河清海晏什么都好,一万年以后也还是那个长安城吗。
哎呦,随口说说你也信。
可是我喜欢的人还在城里。
换一个人喜欢好不啦?

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或者某和某。
其他砖瓦楼阁水榭飞檐本来都是没有生命的东西,我以前竟然觉得它们好看得要命。
我开始认真地想,想她们说过的曲水和灯火,楼宇和重峨,我都没有见过,可是以前的我愿意信,我总想你生活在最好的地方,她们说长安好,我想那大概是好的吧。
长安远不远,不远的,那么多人都说她们去过了,我想只要我愿意大概也是可以去的。
长安远不远,远啊,不然为什么抬头可以看见太阳,但是偏偏看不见长安呢?

我想你诞生于微末,湮灭如飞灰,卓绝而卑微,何其卑微。
长安城是个好地方。
愿你遥远如初。



评论

热度(299)

  1. 潋流光穆穆惊了东南 转载了此文字
  2. 北墨南鸢穆穆惊了东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