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流光

是一只囤货和围观的小号呢~

众神的晚宴:

来这边很喜欢的一点就是不会随便评判别人,看见别人穿得小众就在后面腹诽人家,每个人都可以做自己,大家都见怪不怪。


一年前才开始接受自己很多方面不是主流之中的人,因此也不愿意去丢石子评判别人,或许他们就很幸福。


不要指责别人不仁慈,不要指责别人太激进,把你放在他们的位置上,你也做不到多好。


有亲戚的女儿已经二十多岁,依旧不能原谅在自己坐月子的时候和她吵架的妯娌。父母那一辈不能理解,分析一下,产后抑郁,自己丈夫又不在身边,一个人带着婴孩,日子有多难熬。


争辩有意义,也没有意义。所谓撕逼,都是做姿态给别人看,而不是想去说服对方,谁能争得最大的关注面,谁就能赢,但这不是辩论赛场,没有一锤定音,随时可能翻盘,最后就是两方都下水,谁都扯不清。


更多的交流就意味着更好的民主?并不是,互联网回音室效应让人觉得世界上只能有自己的观点,其实世界很大,东西很多。


每个人都是多面的,我可能觉得某个人狼心狗肺,但我不能说它只是一个狼心狗肺的,所有的恶言恶语两面三刀只是对我,不是其他人,不是它的朋友它的家人。






因为已经过去了,所以可以说出口,月初那几天很难熬,以前从来没离开过家乡,一下八小时时差,身边一个朋友都没有,水土不服,睡眠和内分泌都出问题,自己又逞能,总觉得一个人能做好所有事情,然后就在一个小小的点上精神全盘崩溃。


你觉得自己没有压力,其实压力如影随形。


上课的时候, Bob问你们觉得成功的要素是什么,不自觉就说出了"Stay positive."


然后Bob停下来,用两分钟很详细地说了一下学校里心理咨询的方式,一对一。


声音非常轻柔,很美好。这边很重视心理问题,我喜欢。


有时候我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因为别人告诉我,你做错了。


但回想一下,如果我在意别人说什么,根本走不到现在。


我自己做所有的选择,我接受所有的后果。


我只能一遍一遍提醒自己,多努力才走到现在这个位置,很多事情界限已经不那么分明。很久以前有人和我说:“我想,她之后可能会觉得,当时也不应该那么对我。”


我告诉她不可能。


不要去祈求陌生人的慈悲。


因为你也不会给陌生人慈悲。


我不会说,是苦难造就了我,有多少人在苦难中倒下,苦难没有造就他们,他们在苦难中死掉。


是我自己,造就了我。


是苦难中帮助我的人,给了我助力。


为什么要原谅曾经伤害过你的人,伤口永远都跟着你,它不会死。原谅他们,那么你该如何面对那些曾经帮助过你的人。






快到月底,月初被人捅刀子之后,我写了多少东西是客观事实,那些对我口诛笔伐的,说我带坏风气的,恨不得把我掐出圈子,然后在圈子热度下降之后又来说是我弄脏了圈子,还说我不走,更多人都会走的,还有用我自己在私群里吐槽自己的点挂出来骂我的,在下面叫好反过头来又对我表忠心的,产出了多少也是客观事实。


多少看热闹的,不嫌事大的。然而我也曾经看热闹不嫌事大,只能说孽力回馈。


(点烟 jpg)


一切用作品说话。






这时候我要说,


爸爸告诉你,爸爸不走。


我已经接受了自己脆弱的一面,我不觉得软弱是可耻的。


但是软弱会让你们开心,所以爸爸不软弱。


女体的系列在桃花和银版之前就已经写了,在写了女体之后,我也可以回过来写桃花和银版的番外,照样流畅自然,毫无违和。


写一种风格的时候就说人家好棒,换了风格就叫人家雷文太太。


然而我不会停止尝试新事物,重复自己有什么好玩的。


我也很期待之后自己会写出什么来。




我有爱的人,我爱的人也爱我。


我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样就够了。




以及我要开始把爽文填了,善用标签“八姑娘”屏蔽啊。











评论

热度(58)

  1. -容与-233众神的晚宴 转载了此文字
    不希望任何一个太太退圈
  2. 潋流光众神的晚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