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流光

是一只囤货和围观的小号呢~

【东凯】靳东:在无常与中道间,找一个自我

柚子君:

看完凯凯的采访突然想起了这一篇文章,明明写的是靳东,我却觉得和今天的采访那么像。
王凯老师一向善于应付记者们刁钻又古怪的问题,这我倒是一直知道,而这次的采访却难得地露出了几分棱角。这样深的自我揭露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了——关于生病,关于不爱回微信,关于旁人的劝告,关于职业的方向,每一面都似曾相识,又每一面都不太一样,是我认识的王凯,又不像原来的那个王凯。
很微妙的感觉,像是重新认识一个人,又像是透过模糊的影子看到了另一个人。
这令我确信,生活真的在前行。


山亭柳:



靳东:我想在在无常与中道间,找一个自我









我们逆着无常向往永恒,但不论好坏,极端往往会让人执迷耽溺,可让人放弃追寻极致的美好又会让人失去理想主义的助力,所以,我想在无常和中道间找一个自我,而这个自我又是包容而理解的。












【写作:清醒与中道


    




 




       刚谈起这个话题,靳东就提到了自己的爱人“王凯跟我说过一个词,叫做次元,二次元是指文学影视那些,三次元就是真实的生活。”他说“我觉得这个词很概括,演戏就是突破次元壁嘛,把创作尽可能的变为现实,变成生活,就是更真实、更生活化,去省略掉一些表面的东西,抓住这个人最本质的性格,还有最核心的、他作为一个人的、人性。”

近几年靳东的面孔越来越少出现在大屏幕上,与前几年琅琊榜后的爆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提及此,靳东开玩笑说“可能不是因为拍的多了,而是因为更多的人知道我,所以存在感更强,更显眼了。”

“近几年我正在向幕后转型。”靳东说,“家庭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自己本身,我觉得我是时候去尝试一些新的创作方式了,比如写作。”
生活让靳东感觉到了自己的重量和厚度。“演了这么多年戏,直到现在我才觉得我可以下笔去写一些东西,因为真的有了一定的阅历和积累,写出来的东西有了烟火气,不是胡编乱造了。”他用手比划着,眼睛里带了笑意。

靳东说他年少时就喜欢写作,不是语文作文而是杂谈和随笔。“就和日记差不多。”他笑道“比如今天爬了几棵树,下河捞了几条鱼。”后来上初高中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很喜欢骈文,语文书上辞藻漂亮的文章诗词他背的很快。“那时候喜欢写的漂亮的文章,用词越华丽越繁复我越喜欢,觉得很精致很巧妙。”但这个喜好只保持了不长的一段时间。“大概大半年吧,大半年之后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因为他的东西都在表面,你反复的读之后,美的感受就会越来越少,到后来就觉得一些夸张手法的运用太频繁,整个作品体现出来一种......一种大跃进的感觉,就是浮夸,你会觉得,诶那个楼那个亭子,它真的有那么好看么?未必。之后去看了经典的一些五言七言古诗词,但总觉得读不到里面的东西。”

靳东提及此事很感慨“后来有一次终于顿悟了,一下子就开窍了,是看一篇文章,那个作者用诗词用的特别好,不是说他用的诗词多么偏、多么的新,而是他用的很合适很恰当,点睛之笔那种感觉。”他笑道“从那之后我对诗词古文就多了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这件事让靳东明白了极端的缺点。“极端总是不好的,比如诗词,修饰太华丽了就会浮于表面,但若是纯粹白描,时间长了看着也是无趣。”他说,“所以要融合着来,复杂起来,又要统一。一个事物的复杂程度往往就代表了它的深度。”靳东顿了顿,说“人也一样,在复杂中找一种顽固的单纯。”

靳东说,他现在写东西的感触有很多是和演戏时一样的,但不同的是,现在的体会会更深刻更具体更概括。“感触比较深的就是'适可而止,过犹不及'吧。”他说“还是不要极端,在文字里找到繁和简的中道,这很难,真的很难,很多时候单纯的繁和简都会显得力度不够,要繁中有简简中有繁才行,但是你往往又会陷入繁简编排的怪圈里,老想着哪一句繁哪一句简,这又陷入了一种怪圈。这会让你的东西看起来假,不真实,不自然,甚至不流畅。”说到这里靳东笑了笑,他停下来喝了口水“听起来像绕口令是吧,其实很简单,就是说,这需要你时刻保持清醒,佛家里叫自我观照,西方心理学又叫自我觉知,一样的,一个意思,就是说你要时时刻刻跳出来看自己的情绪和行为,作为一个旁观者,不要带主观情绪,这个时候挺有趣的。”
除了自我反复的审视,很多时候,草稿的审阅也少不了他的爱人王凯。“我写的东西基本都会拿给王凯看,只要他有时间。”靳东说“人的情感很复杂但不是无限的,有时候一些情绪的点,我感受不到的地方,王凯就能给我指正出来,然后我们俩会商量着改,这一点特别好。”说到这里,靳东有些自得的笑了笑“我们俩挺互补的。”

最后靳东说,他觉得不论演戏还是写作,还是做其他的任何事,最根本的,还是要时刻保持清醒的自我觉知。“在这种状态下才不会是机械做工,你的努力才真的都是努力,你才真的会有收获和进步,而不是变相的浪费时间止步不前。”





【角色:无常与接纳

















生活总是无从猜测。
202x年的年初,靳东得知自己的一位大学同学突然车祸去世,坐在驾驶座和副驾驶的女儿当场死亡,只留下妻子一人,这件事给了他很大的影响。
“很突然,非常突然的事,通知到我的时候,说实话吓了一跳。非常优秀的夫妻俩,那位夫人也是,也是名牌大学毕业,工作什么的都很好,性格也很温和。”
因为肇事车辆的酒驾而酿成了这一惨剧,事后肇事方在被判刑的同时也付出了巨额的赔偿。
“但是已经于事无补了。”靳东说“赔再多的钱也弥补不了这个家庭的破裂。”
这件事让靳东突然感到了生活的无常,未知的福祸随时都会发生,你还要学会接纳它。
“这件事发生之后的一段时间,我开始反思自己的一些角色责任。”

首先是亲情,靳东开始增加陪伴女儿的时间。将工作室搬回家里,不能推脱的应酬也尽量和王凯归家的时间重合。“我觉得陪伴不只是你在她身边,你还要达到一个,一个高质量的陪伴。我在陪了她一段时间后,我开始觉得有很多知识我是不知道的,但那些是一个父亲需要知道的,一些知识。”靳东说“我特意去买了一些书,关于孩子的成长敏感期啊,还有一些家庭心理学的书,我都会买来看,看完和王凯分享,我们俩会讨论。”
靳东说,其实子女是父母成长的一个阶段,在陪伴子女的过程当中父母也在成长。靳东开始发现了一些原来不知道的事情,这些事让他觉得陪伴女儿成长是一个很有趣、充满成就感的过程。“比如小孩子摔东西,”靳东道“给她买的积木乐高那些玩具,有一段时间她喜欢把那些东西往地上摔,摔了之后她就很高兴,但是没看书之前,家长都会觉得这是小孩子调皮,你会去制止她这种行为。”他说“但其实这是孩子的一个敏感期,她摔东西是为了听那个声音,那个响儿,”靳东用手指点了一下耳朵,脸上带着盎然的笑意,语气很温柔“这是她在主动感知这个世界。”他说。

与女儿进一步的链接让靳东明白了主动了解的重要性。“你对一个人好你首先要知道他喜欢什么他不喜欢什么,对吧。”靳东说“我不是一个特别善于表达的人,特别是在口头上,我原来一直觉得不用说,做就好了。但我后来发现,不是这样的。说和做,口头表达和你真的做这件事,其实各有各的作用,不能一概而论。”他笑道“王凯这一点做的比我好。”

靳东直言,爱人王凯在家庭中是必要的缓和剂。王凯会并擅于表达,“他会尽量避免言语上的误会,他会说出自己的理解,然后向你求证,这是我们俩在相处和磨合中,他做出的改变。”靳东说,“我现在也会向他学习这一点,还有他其他的一些我没有的,我们俩相处,其实是互相学习的一个过程。”

“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件事,我大学同学出事之后,头七出殡,她夫人全身上下多处骨折,只有脖子能动,她就雇了工人抬着病床随行出殡,她在病床上侧头看着棺椁里的丈夫,那眼泪啊,止不住。”

靳东有些唏嘘,提及此他的眼神很复杂。他说看到那一幕会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恐惧,油然而生挥之不去。
“这是促使我改变的源头。”靳东说“我想在未知的、有限的时间里,去把我生活上的,一些角色的责任,去把它做的更好。”

“既然知道世事无常了,那没有办法,尽力去珍惜吧。”靳东说到这里语速很慢,声音低沉,但口气里带了暖意“我们现在每天早上出门前,全家人都会彼此拥抱,哪怕不见面,也要互相说一句我爱你。”





【自省:中道与自我









近几年的经历让靳东的性格更加温和,“我原来的脾气是有些刚直的。”靳东如是道“但近几年我对很多事情的底线都会更有韧性一些,不可逾越的还是不可逾越,但是尽量不造成伤害。”

“我们逆着无常向往永恒,但不论好坏,极端往往会让人执迷耽溺,可让人放弃追寻极致的美好又会让人失去理想主义的助力,所以,我想在无常和中道间找一个自我,而这个自我又是包容而理解的。”



-end-

--一切ooc都是我的
--大部分事情来自亲身体验和身边的事
--比太太的短(咬手手)因为明天考试
如果后面补充会重新发补充后的版本

--送给@端阳五月 太太的东哥姐妹篇❤️







评论

热度(91)

  1. ………柚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
    他说以不变应万变,我真是觉得像另一个说出来的话。´_`
  2. 潋流光柚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
  3. 柚子君山亭柳 转载了此文字
    看完凯凯的采访突然想起了这一篇文章,明明写的是靳东,我却觉得和今天的采访那么像。王凯老师一向善于应付...